728娱乐平台没有觉醒不能修炼的普通人,

作者: admin 分类: 728彩票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4-05 12:48
时间,小迷从到能绘出师九阶上品灵符!尽管这个过程秀姨是亲眼见证的,但她仍是无法置信,常常有做梦的感觉,仿佛这一切都只是她的臆想,是她陷入的一场幻境,等幻境解开的那一刻,小迷仍是她自小一手带大的那个冷漠寡言有些自闭的小姑娘,面有胎记容颜丑陋,不曾觉醒徒有高贵血脉却迈不出登天第一步……依旧不谙世事性情古怪心比天高命似纸薄;人人都觊觎她那一身血脉,想她孕育子嗣,却无人愿意付出真心与诚意……
 
    若真是那样,秀姨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得了!
 
    一直在地狱不知天堂的好,一直在现实不知梦想的美,一直不曾有过希望,亦不曾会有失望,一朝活在梦里,再次面对现实的冷酷,所有的感受都是被放大无数倍的!
 
    “是啊!”
 
    小迷笑眯眯地,伸展双臂做起飞状,“现在我自由了!”
 
    不用出卖婚姻与身体,以及,长长的一生,不用在指定范围内择顺眼的人选与之交配生崽,可以自由的呼吸与恋爱,想嫁人就嫁人,不想嫁人就不嫁,至于生娃的自由,更不再话下,全凭她做主!
 
    来之不易啊!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新的意向书
 
    扬眉吐气了却心事的主仆二人,相对乐了半天,小迷边喝着茶边轻松地与秀姨聊着天,俩人天南海北,想到哪里说到哪里,难得的惬意。
 
    秀姨却没有小迷这般悠然自得,安闲中透着丝忐忑,总觉得如梦似幻,即使是在这样的时刻,始终无法心无杂念全然深醉,隐隐约约间有一根弦始终是绷着的。
 
    小迷知晓却无能为力,她能做的都做了,却没有办法给予秀姨全然的安心,这也是无可奈何至极,只能说大陆通行的常识惯认知已深入秀姨的骨髓,而原主以往的形象又太弱,想要秀姨彻底接受她是真实的强者这一事实,需要更多的时间。
 
    秀姨之所以一直有一份舍弃不了的惶然,不就是因为小迷的存在太反常理了,尽管眼见为识,她却还怀着一丝不确定,这份安全与信赖感,不是小迷能给的,需要秀姨自己给自己。
 
    当然,小迷也清楚,如果她血脉觉醒仅仅是修炼速度超快,秀姨也不会有此担忧,她只会将此归结于安香白虹血脉的高贵不凡,归结于血脉、天赋加她的勤奋不缀。
 
    欣喜坦然而无所畏惧。因为一切都还在秀姨的理解范围之中。
 
    现在,明明每一张上品灵符都是真实的,秀姨偶尔还是会担心这只是一场梦!她只怕梦醒后,一切又回到了原先!她一个人拼尽全力也抵不过敌人太多,难护小迷周全。
 
    说到底,秀姨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她怕小迷的强大是假像,她怕自己不能保护好小迷,辜负了主人的托付。她死不足惜,若让小迷陷入地狱则百死不能弥补。
 
    对这一点小迷了然与心,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不自信最是顽疾,只能一点点慢慢消除。小迷可以不断地给她心理暗示,天长地久,日积月累,潜移默化间就治好了,亦可能在某个瞬间因某个偶然的因素,令其豁然开朗,也是有可能的。
 
    “……小迷,那我们以后有何打算?”
 
    秀姨如释重负后立刻想起了新的问题。眼下与齐国公府貌似没有了那层利益关系,小迷是如愿以偿了,秀姨却在欢喜之余忽然就觉得怅然若失,有些惶恐忐忑。
 
    没有了这层关系,真的是好事情吗?
 
    没有了齐国公府的庇护,真的要自己去面对风雨?赵无眠还会不会继续帮她们维护身份的秘密,还有,既然她们不能给齐国公府益处了,这世间上,永远是一饮一啄的,那齐国公府以后也不是必须要帮她们的,帮是情份,不帮是本份,断没有己方只索取不付出的可能!
 
    迷园之所以固若金汤,是因为赵无眠;岫之迷的迅速发展,亦少不了他在背后的出力;还有,应有尽有予所予求的修炼资源,单是小迷制符所需的材料,若无赵无眠的无偿供应,若是自己去收购,有钱也收不全。
 
    这些,赵无眠虽不曾说出来表功,小迷应该是心照不宣的,秀姨最是知情不过,若没有赵世子的暗中相护,事情要艰难许多。
 
    “要离开都城另觅他处吗?”
 
    秀姨亲自打点着迷园里的一切,花费了不少的心力,一想到要离开,就有些舍不得。先前的祁府只是个寄居的地方,处处充满算计与恶意,离开求之不得。而现在的迷园,特别是自赵无眠将房契送了小迷后,秀姨倒真生出几分归属感,不仅是容身之所,还是小迷与她自己的家了。
 
    纵使有些不舍,她也是要跟着小迷的,小迷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不走,秀姨不想住在都城?你不是很喜欢这里?”
 
    小迷清楚秀姨骨子里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宽厚良善富有爱心,不像是武修,反倒是最寻常不过的心善嬷嬷,没有在血雨腥风里搏击过。
 
    她喜欢安逸平和的生活,讨厌打打杀杀。以前小迷就隐约有此认识,一趟取乌扶桑之旅,让她彻底做实这种认知——秀姨是爱好和平人士。
 
    “不是,我喜欢……秀姨喜不喜欢无关紧要,关键看小姐想在哪里,总归我听小迷的。”
 
    她喜不喜欢不重要,只是,既与齐国公府没关系了,还要住在这里吗?
 
    “为什么不?”
 
    小迷茫然,“这是咱们自己的地方呀,与齐国公府有何关系?”
 
    “那,那与齐国公府的账就这么了结了?!”
 
    秀姨更是惊诧,咱欠人家好多好多呢!这几728娱乐平台年锦衣玉食供着,有求必应,凡事主动体贴,人家为的是什么?
头迷得神魂颠倒,她若是要是离开,定能将自家儿子一并拐走,何况有白家丫头牵扯着,那位符师即使离开,也不会断了联系。
 
    对于一位能绘制师九阶上品符并对自家抱有极大善意的符师,可谓千载难逢,完全当得起齐国公府的友谊,若不保持联系并进一步交好,实非明智之举。
 
    “暂时不会离开。”
 
    得到小迷明确承诺,赵无眠并不担心这个,“放心,您的儿媳妇跑不了的。”
 
    “去!哪个是我儿媳妇!”
 
    齐国公不悦,他可没承认!即使有了强有力的靠山,他也没觉得小迷够资格做齐国公府的世子夫人!
 
    只不过眼见儿子正在兴头上,他不好强硬插手令其分开而已,何况白家丫头还有了不亚于她父亲的靠山出现。暂且看着,未来如何,结论尚早。
 
    对于赵无眠动不动就宣示主权的做法颇觉刺眼,却又碍于大局不得不忍受,再见他那副洋洋自得的模样,更觉气不打一处来,故意泼冷水,“人家可没答应你!”
 
    “早晚的事!”
 
    赵无眠并不受他爹的打击,继续满面春风,志在必得,“您别着急,您儿媳妇一定是她,跑不了的,保准让您喝上儿媳妇茶的。”
 
    话说,协议解除,他家小迷已经那座防守严密的心城已然开了一道门,下一步,就是要想办法将门打开走进去,他感觉小迷对他不是全然无感,嗯!据他观察,至少看着他会发呆,对某些亲近之举懂得害羞了。
 
    他虽没对谁动过情,却也知道,若一个姑娘面对你会有害羞之举,会为你的容颜失神,不能说一定是动心了,好感是有的,他要做的是怎样加好感度加深,将其变为喜欢,继而化为深爱。
 
    “等真到了那一天再说不迟。”
 
    齐国公不爱听这个,没好气地抢白他,“今年九阳城你打算派谁去?明河谷朱砂鉴赏会也一并走一趟,人选不能太马虎,场面还是要做一做的。”
 
    早些年通往九阳城那一路上的大小事情,基本都是赵无眠处理,因为他每年都要去九阳城的祁府,顺便也就一路视察过去,自从小迷离开祁府后,他自然没必要再去九阳城,那一路的事情也都交给下面人处理。
 
    明河谷距九阳城约有六百公里,是依附于齐国公府的二流世家,明河谷出上品朱砂,是制符的重要材料。
 
    齐国公话中所指的明河谷之事即指的是每十年一次的明河谷朱砂鉴赏会。齐国公府做为主家,定然是要派代表出席的。
 
    若是以往,这人选非赵无眠莫属,反正他原本也要去九阳城,顺道的事,又给明河谷做足了面子,堂堂世子亲自现身,能充分表明对明河谷的看重,对鉴赏会的重视,又是最好的镇魔神器,有他在,各路想打坏主意的宵小之徒亦不敢妄动。
 
    现在?白小迷不在九阳城了,赵无眠自然也没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原因,单是一个依附势力明河谷的朱砂鉴赏会,还劳不动他的大架。
 
    “……我亲自去。”
 
    赵无眠思索了片刻,给出一个令齐国公意外的答复。
 
    “你亲自去?区区明河谷朱砂鉴赏会,用得着你亲自出面?”
 
    齐国公显然怀疑他令有目的,“说吧,你又想做什么?不会是白家丫头想去九阳城吧?”
 
    ……
 
    赵无眠挑眉,姜果然是老的辣嘛!很敏锐嘛!居然能猜中真相!
 
    区区一个明河谷朱砂鉴赏会自然是劳不动他的大驾,不过小迷既然说过要找祁家父子要答案,还不想打草惊蛇,那定然是不会将人掳来,只好去九阳城了。
 
    小迷要去见祁三,他必须寸步不离地跟着,万一祁三不要脸回头纠缠小迷呢?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再回九阳城(一)
 
    小迷这一段的生活,前所未有的安详平静。
 
    所谓的解除协议,更多的是体现在精神上的束缚解除,事实上,赵无眠原本也早就不对她做任何行为上的限制。
 
    与赵无眠新签了合作,有了材料保证,小迷每日里只管修炼绘符,感觉自己是被齐国公府聘请的高级顾问,只凭手艺吃饭,别的琐事一概不管,日子过得没法再舒心了。
 
    就连秀姨脸上的笑容也整日不断,走路脚步都格外轻快。
 
    直到小迷说起要去九阳城的计划,秀姨脸色乍变,眼睛里顿时生出了警惕,下意识地流露出不赞同:“……去哪里做什么?!”
 
    九阳城那个地方,若无十分的必要,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去了。
 
    小迷要去干嘛?不会是想去祁府吧?
 
    怕什么来什么,秀姨果然从小迷嘴里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去找祁家父子……”
 
    “找他们做什么?那一家子没一个好东西!”
 
    秀姨可不认为与祁府还有保持联系的必要,更用不着当成亲戚走动,那八、九年的寄居,实在算不上恩情,没有祁府,小迷大可以回自家的宅子住,凭每年的铺面收入与大师的名头,住自己家里,不会比在祁府差。
 
    “小姐,您可别忘了,他们居心叵测,当初是怎么对您的!”
 
    当初的各种算计就不提了,就连小迷在赵世子的帮助离开,祁府寻人未果,就开始不遗余力地制造谣言,破坏小迷的名声,小迷好好一个人,生生被祁府泼污水,给整成一个忘恩负义不知廉耻的下贱之人,仗父威名强逼嫁娶,勾引不成反诬恩人之子始乱终弃,后又挟卷他人府上钱财,不辞而别,陷恩人一家于不义,败坏恩人名声,损祁府形象……
 
    总之,就是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形象,就这样,祁府还不记前嫌,真心实意接纳她回归,并承诺她所介意的祁三之亲事,还可再商量,只要她回来,祁府定然会看在白大师的身份上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简直是踩着小迷为自己家造形象刷名声!不要脸至极!
 
    得亏前几年外面闹腾得最凶的时候,有赵世子挡着,小迷甚少出迷园,只知大概,并不曾亲耳听闻,还不至于义愤填膺,而秀姨则是经常外出,没少因此生闷气。
 
    “您回九阳城找祁府做什么?您要回去找祁三?!”
 
    不怪秀姨不往好的方向想,实在当年印象太过深刻,而且,小迷甫一恢复自由才几十天,居然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回九阳城!
 
    秀姨实在没法不警惕!
 
    万一,万一小迷见到祁国瑜旧情复燃了呢?
 
    “秀姨!我不是傻子,你放心。”
 
    小迷抚额,原主消失了这么久,依旧残留着一定的影响力,她只是刚提要去九阳城找祁连衡父子,看秀姨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就像是她要往火坑里跳似的。
 
    “那找他们做什么?与那家子有何可说的?”
 
    没看出有需要叙旧情的必要!
 
    秀姨仔细察看了一番小迷的表情,态度略有松缓,却依旧没松口,“有什么事请赵世子帮助就是,何必非要自己亲自去一趟?”
 
    总之,那个地方她不希望小迷去,有必要吗?
 
    “有。”
 
    这是她欠原主的,必须要偿还的。
 
    “白大师的失联,我总觉得祁连衡涉嫌,并不似他表现出来的那般无辜。”
 
    做为唯一的知情者,与大师同去,只他一人毫发无伤的回还,完全置身事外,还得了一个受大师之托抚养大师独女的好名声。
 
    这也太走运了吧?好运得令人无法置信,但理由又无懈可击,多少人调查,都没有问题。
 
    看上去清白无辜表示两种可能,一是的确无辜,二是做出来的无辜。
 
    小迷认定祁连衡有问题,就不可能放过他。
 
    漫说除了白若飞的旧怨,她来了之后,祁府也是真真切切算计过她的,这礼尚往来的,当初她没能力回礼就罢了,如今有能力了,少不得要回报一二。
 
    “他不会说的。”
 
    秀姨咬牙切齿,忿忿道,“那老家伙奸贼着呢!道貌岸然的狗东西!”
 
    哪会那么容易?大师出事后,他们首先查的就是祁连衡,毫不夸张地说不知用筛子过了多少遍!包括大陆上的其他势力,连同齐国公府在内,明着暗里,有多少人针对他展开过调查?祁连衡最终都能安然无恙,摘得干净,还因小迷住在他府上,以小迷的名义,借大师之势,占了多少便宜?
 
    可见他是不怕别人查的,也笃定查不出任何问题。
 
    “不需要他说。”
 
    小迷淡然,不开口有别的法子,这世上的事情,不是只能用语言这一种表达方式,“只要与他有关,我有办法得到结果。”
 
    “秀姨你无需担心,我对祁国瑜并无他念。生死一场,等同重生,我早就不是原来的白小迷了,对祁三种种,自醒来那一刻,就譬如前尘往事,了去无痕。说过去就是真过去了,少不更事的一场噩梦罢了,你总不会现在还担心我没有醒过来吧?或者,你以为我只是嘴上说说,心里头还念着他?”
 
    小迷目光淡凉,语气清冷犀利,原主曾经是何等的忘我投入,事隔几年,秀姨居然还担心她没迈过心里的坎儿!还担心她会再见祁国瑜之后又重燃热情!
 
    她这几年里不提祁三这个渣男,是因为彻底抛之脑后了,谁有闲功夫为原主过去的烂情人伤怀追忆?她忙正事时间还不够呢!
 
    偶尔秀姨或赵无眠躲闪着提起祁三,她都表现得甚是不以为然,懒得多说浪费时间,这发自内心的认知,难道看在秀姨眼里,竟是避而不谈是因无法面对,故而才躲避的?
 
    这误会可大了!
 
    是有目的的!
 
    这些都是前期投入,为的是时机一到获取利益。投入愈多,代表着对收益有更多更大的期待——这,还是小迷分析告诉自己的呢!怎么这会儿,她倒是都忘了呢?!
 
    非亲非故,赵世子对小迷亦无别样心思,齐国公府凭什么白养着她们,做这个冤大头呢?
 
    再说了,欠人的总要还,当初在祁府住十年,她们是交了大把银钱的,每年九阳城铺子的收益,养十个小迷都够的!这几年在都城可不一样,迷园的花销实打实是由齐国公府承担的。就这么说散伙就散伙,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了?
 
    “差不多算是吧。”
 
    小迷也拿不准,至少明面上看是两清了,齐国公府压根没理费用花销的事,至于情感上,人敬我一尺我回人一丈,咱也不是白眼狼,对吧。
 
    “不过,赵无眠给了我这个,”
 
    小迷抽出一份意向书,“以后还是可以保持紧密联系的,而且,咱们想还债,也有的是机会。”
 
    “这是什么?”
 
    秀姨纳闷,刚解除了一份协议,这是,要再签一份新的?感觉自己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
 
    “新的合作。”
 
    小迷言简意赅,这是解约之后赵无眠给她的,让她和前辈商量后再决定。
 
    简单的说,就是赵无眠会如以前一样继续无偿提供所有她想要的制符材料,而她也同先前一样,每批材料给一两张灵符做为报酬。
 
    与之前没有任何区别,赵无眠之所以让她与前辈商量,或许是认为这些东西是她后面的前辈用的。也或者是他并不打算弄清前辈到底是谁、有或没有。
 
    他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让小迷可以安心继续让他提供制符材料以及各种修炼资源的理由,此举可谓正中小迷下怀。
 
    贴心得不能再体贴了,小迷没有任何能拒绝的理由。
 
    如此,却可以再次紧密合作,而不丧失自由或不得依附于谁。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体贴的赵世子
 
    “赵世子想得真周到!”
 
    秀姨叹为观止,想不出更恰当更华丽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心情,给出一句最朴实无比的评价。
 
    小迷赞同,的确是用心了。
 
    这样的盟友朋友,简直太上道。只是不知他对谁都这般上道,还是唯独她是例外的……
 
    一个不小心,就开始了发散性思维……
 
    ……
 
    “所以,我们不离开,还住这里?”
 
    不用离开迷园,秀姨有着728娱乐平台明显的喜悦。
 
    “是!”
 
    小迷忽觉挫败,难道秀姨以为以后要跟着自己吃苦受累颠沛流离?要不要预想得那么悲惨啊,她可是九阶符师!九阶!
 
    咱那灵符甭管怎么绘出来的,总之是实打实能用的!不是招摇撞骗的假把式!
 
    怎么就不能给秀姨十足的安全感呢?
 
    在秀姨眼里,她还不如一个赵无眠靠谱。这,真是太伤自尊了。
 
    看来有的人生来就是王者,能轻易令人臣服,而她,莫非长了一张不可靠的脸?还是原主给秀姨的印象太深刻了,她不遗余力的洗白,到现在还没有将原来的印象彻底扭转。
 
    难道秀姨没看出来,这份意向书是平等自由互惠互利的吗?
 
    她购买材料不方便,岫之迷层次实力不够,高端的材料接触的机会少了一些,元气堂倒是个什么都能买到的地方,但对方会查她的身份,或有暴露的可能,唯独由赵无眠提供,符合彼此利益。
 
    ……
 
    齐国公府里,齐国公也正在与儿子说着这桩交易。
 
    “……你觉得有几成把握?”
 
    对于解除协议这件事,将白家丫头拱手让出,齐国公自是不愿的,不过,自从赵无眠与他表明对小迷的情意,宣告势在必得后,齐国公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那协议早晚是会成为一纸空文的。
 
    赵无眠的小心思他看得透彻,拿出协议同意解除不过是顺手推舟,既不枉自家儿子劳心费力一番,又卖好给了白丫头后面的符师。
 
    在齐国公眼里,后者无疑是值得交好的。用一张已经等同于做废的协议,去换一位九阶符师(保守估测)的友谊,怎样看都是划算的。
 
    “九成以上。”
 
    赵无眠可以确定那份新意向一定是可行,不过也不排除有意外情况,他向来在事情没做成之前,不喜欢将话讲得太满,“剩下那一成,要看对方有无闭长关或远游计划。”
 
    毕竟是能绘制师九阶上品灵符的符师,若人家要闭关冲击大符师,或许就只能短期合作或分批次了。
 
    “所言甚是。”
 
    齐国公点头,以他自身为例,若是感觉到有晋升的可能,自然会马上放下一切琐事,心无旁骛闭关修炼。
 
    对修者而言,境界与实力才是最真实的,虚名地位等皆为空。没了实力支撑,都是空中楼阁。
 
    “白家丫头有何打算?”
 
    不会想要离开吧?当然齐国公关心的重点不是小迷,而是自家儿子与那位欲结为同盟的符师。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