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彩票平台秒也不敢松懈,拼了老命往前奔,做

作者: admin 分类: 728彩票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4-05 12:47
  就是她一直如梗在喉寝食难安的卖身契!
 
    呀伊呀呀!
 
    她吭哧吭哧一分一都想着变强,这张协议是前进动力亦是头顶利剑!
 
    现在好了,终于可以推翻这座大山,解决掉困缚,重获自由了!
 
    还管什么黄道吉日!这种事自然是越快越好!虽然不可能再生枝节,但总归是夜长梦多,她一时片刻也不想再等了!
 
    原先的淡定自若是以为赵无眠今天是来打前728彩票平台站的,先把话递过来,表明齐国公府的主动示好之意,主要是为了让她后面的“前辈”知晓的。
 
    在小迷的想像里,总是还要再来往一个回合,示好,接受,再皆大欢喜,她还琢磨着既然是齐国公府如此体贴,自己不用将人情用上,是不是也要礼尚往来有所表示,不然就将前几天所绘的那张师九阶的上品回春符送给齐国公府?
 
    反正这东西搁在她手里也派不上用场,她和秀姨都用不上,也不方便用,送给别人更是不能,到是齐国公府拿去更有用处,况且她既能绘出一张,自然就能绘出更多。
 
    虽说制符材料珍贵难寻,但以赵无眠的能量,并非无力供应。若以后还有需求,找他要材料就是。
 
    没想到,齐国公府如此直接,所谓征询,并不是仅仅表态,压根没打算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地谈上几个回合的,而是实在诚恳地表明——我方有此意,同意与否,决定权在贵方手中。
 
    协议我拿来了,同意不同意,全凭小迷自己做主,没有任何附加的条件,更是对这几年好吃好喝供着小迷修炼资源敞亮供应的事实忽略彻底,不需要任何的补偿。
 
    在齐国公看来,这都是细枝末节,白家丫头就主仆二人,就是全部照着国公府主子的待遇,吃穿才能花费多少?齐国公府若是连这点小钱都要算计的话,也太小家子器了!
 
    至于小迷与秀姨用掉的修炼资源,绝大多数是走的赵无眠的私产,齐国公根本不知道,不然的话,小迷用掉的大量制符材料,定是早就会引起怀疑。
她不是更应该关心解约的具体操作而不是满脑子YY些有的没的……话说,赵无眠是个什么章程,这是要开始了吗?他刚才都已经说过准备了……
 
    “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赵无眠自然注意到了小迷的心不在焉,只见这小丫头的神色变幻莫测,表情怪异,一看就能猜到十有八九又在心里不定怎么埋汰他呢!
 
    若是其他别的时候,他定然不会提醒她,只管这样贴着她的额头,感受着她肌肤的细腻温暖,呼吸间全是她淡雅清甜的味道,温软的身体若即若离,美好地犹如身在云端梦里……是他梦昧以求的场景……
 
    这样的时刻越长久越好……
 
    可惜,现在的时机不对——赵无眠抑不住生出深深的遗憾,刚才他已经将协议书祭起了,诚信符激发,解除是有时间限制的,在这个时限内不完成相应的内容,过时即为失败,视为没有解除成功,而再次激发,却是不能马上开始的。
 
    他了解小迷对此事的重视,他费心思筹谋借力借势为的是解她之忧,若是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因为自己的贪恋与沉湎,造成失误留下遗憾,拉低了他的形象,这是绝对不能忍的,以赵世子追求完美的性格,怎么能容许自己犯这样的错?
 
    再不舍得也不会误了正事……何况他与小迷的亲近原本就是为了解除协议而为的,并不是为了偷香窃玉……
 
    “好了!”
 
    小迷精神振奋,小脸瞬间绷紧,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一扫而空,下意识地凝神屏息,身体似乎也挺直了几分,目光烁烁,紧盯着赵无眠,如临大敌一般,“来吧!”
 
    她早已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搞不清的解锁姿势算什么?她为了这一天殚精竭虑全力拼搏,不敢有一日有一时懈怠,精神上承受着莫大的压力,肉体上……噢,肉体上倒没有受过苦楚,养得细皮嫩肉的,然!做为一个向往自由有独立人格自尊自爱的现代新女性,物质与精神同样重要,明知道自己的价值是生育工具,吃得再好养得再精细,也不过是母猪生崽的必然下场,哪里还笑得起来?
 
    既来之则安之不过是暂时让自己缓解的心理暗示疗法,在没有能力主宰自己人生时给自己一个接受的理由,生活起起落落,总有低谷高峰,知足感是对比出来的,做为被高价收购的生育工具,总比不值钱卑贱若蓄生的要好上百千倍,何况赵无眠与齐国公府给予主人般的待遇?
 
    不过刹那间,小迷眼里闪过万千流光,终于迎来全新开始……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突如其来
 
    “……这就好了?!”
 
    小迷懵然,明亮的墨玉眼现出一层茫然,宛若初生小兽般萌然可爱。赵无眠心尖一紧,喉咙发干,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不怪小迷懵逼,这也太,太也乎意料了吧?
 
    摆出那般华丽亲昵的姿势,铺垫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赵无眠她是不知道,反正她自己还是前所未有头一回,抵额抵掌亲密度非常,搞得好像若不能心有灵犀,若不能同心同步,这个协议就解不成了!
 
    不像是解除诚信符的协议,倒像是要心心相映考验默契值似的!
 
    不就是几句誓言?怎么念不是念?至于抵头抵手的?她严重怀疑赵无眠别有用心,假公济私!
 
    眼前的可人儿,先是一副懵懂小兽的模样,若有所思了好一会儿,仿佛恍然大悟,瞬间两眼圆睁,对他怒目相视,表情变化之迅速,令人叹为观止!看得赵无眠心身愉悦。
 
    但见她秀眉上挑,眼角拉圆,赵无眠熟知小迷的一切表情,知晓这是要恼,喑道一声可惜……心下窃喜脸上却是一派认真温和,端得是一副端庄有方的模样,可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温凉清雅的目光沉沉地投了过来,“……怎么了,小迷?可是有所疑惑?”
 
    ……!
 
    小迷涌到嗓子眼儿的问责顿时卡住了,眼前人姿容绝世一派正气非凡,这样的他有必要编造谎言借机占她便宜?想想就觉得羞愧,玷污了他的风光霁月。
 
    或许真是她想多了……
 
    小迷的气势憋窒不发,已有些衰竭,不过心下到底是有些怀疑的,虽没了理直气壮义正辞严的底气,却还有着求真实的态度,清了清嗓子,开门见山,“有疑问。为什么要加这些肢体动作?我之前了解过,念了誓言就可以的。”
 
    说到最后,正义的力量占了上锋,语气里多少有了丝责问。
 
    赵无眠敢做自然是不怕她问的,早就准备了足够令她挑不出毛病的理由,但眼下倒不急着回答,否则倒显得他似有心虚狡辩之嫌。
 
    淡淡地温雅一笑,语气里有着不容错失的温和与宠溺,表情间似有浅浅的不解与遗憾,“……与我想得不一样……”
 
    什么什么?
 
    小迷被他那样的目光笼罩,莫名就有种自己在无理取闹的错觉,仿若是被大人叫来“说说”的孩子,明明自己没感觉做错了什么,偏偏心底有个小人提醒,定然是有地方做得不对了,令人失望了……
 
    讨厌!她最不喜欢这种心理暗示了!
 
    “你想的是什么?”
 
    什么叫与他想得不一样?你想哪样?
 
    小迷语气不善地怼了回去。
 
    “我以为你会很开心,想要庆祝一番。”
 
    赵无眠目光沉沉,语气中有着股莫名的令人安心愉悦的力量,“我还想今天露一手,毕竟也学了一些时日的灵食师的功课。虽不能与秀姨相比,烹一两道小菜是可以的。”
 
    小迷没想到他说的竟是这个,那一点点浅浅的不能称之为戾气的乖张与疑惑全部荡然无存,这番话虽出于她的意料,细想却在情理之中,并不显得突兀——赵无眠学烹制灵食她早就知道的,甚至连他的笔记都借阅过。
 
    何况,她确实应该是高兴的,赵无眠多少是知道一些她对那张协议的在意,如哽在喉都是轻度的描述,一朝解决正应该是喜大普奔之时,她却纠结细枝末节,想来的确是超乎正常人反应的……难怪他会有疑惑,会觉得与他想像的不一样……
 
    “我来的时候特意让人准备了一些新鲜罕见的食材,之前已经交到厨房了,秀姨眼下应该正在忙活着……”
 
    在赵无眠的眼中,刚才还有点张牙舞爪的小姑娘眼下却已经若无其事地收敛了自己的小爪子,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啊!是应该庆祝……你带了好吃的来?都有什么?秀姨打算做什么?你好谦虚啊,拿手的小菜是什么?”
 
    巴拉巴拉,嫣红的小嘴巴噼里啪啦甩出一堆蹦豆子,果然是美食的吸引力比他更大……赵无眠不禁有些挫败,这般轻易地就转移了关注点,他是该笑呢还是该笑呢?
 
    这虽是他有意引导,却也证明了与自己的亲昵在小迷这里不算大事,自己先前想方设法创造机会,是一近芳泽了,是亲密见证了她的重要时刻,还为此准备了一番合情合理的理由,结果,她只是问了一句,那些理由还没来得及用上,她就已经转移了重点,不问了!
 
    简直!
 
    在她眼里,自己还不如一顿好吃的重要?那般亲密相触,鼻息相闻,她就没有一点点的心动?没有生出些别样的心思?
 
    赵无眠再次回忆小迷当时的神情,似乎是有一些不自在的,虽不明显,终归是有的……脸红了吗?额头似乎是有热度的?还是当时他的体温太高,已无法做为参考?当时听到的心跳声,是他的还是她的?大抵是他的,他心跳如擂鼓,将旁的声音都盖住了……
 
    心中百转千回,思绪纷繁,面上终究是不动声色,保持着优雅的姿态浅浅的笑意,眼底温和宠溺里是隐而不现的势在必得,不急,慢慢来!
 
    小迷不喜欢强势霸道,不喜欢受人控制,他自然要因人而宜,以足够的时间足够的耐心,文火慢炖,悄悄入味,他尤如最高明的猎人,不着痕迹地编着网,以小迷为中心,划一个大圆,编织着细密如春雨般的网,循序渐进,一点一点蚕食着她的世界,如牛毛夜雨般无声潜入,等到她发现的那一天,已然心甘情愿成为习惯,不愿也不会挣脱。
 
    “你的问题这么多,我先回答哪一个?”
 
    他笑,自然地建议着,“不然我们去厨房看看?或者给秀姨打打下手?”
 
    “好啊!不过你打下手?”
 
    小迷狡黠地笑,有点挑衅地瞟了他一眼,“秀姨可不敢用!是添乱还是帮忙两说着呢!”
 
    赵无眠似乎没听出她的挑衅,展颜一笑,“眼见为实,你当我的功课是白做的?”
 
    这个小没良心的,他是为谁苦巴巴的学做灵食的?这是怀疑他的学习能力啊还是不相信他真能弯腰下厨房?
 
    不论是哪一条,都得让她好好见识一下!
 
    说着,顺手握住小迷的手,“走,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必须给你露一手……”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了却心事
 
    赵无眠果然出手不凡,用事实证实了自己是去帮忙而不是去捣乱的——当然,赵大世子没有给秀姨打下手,他亲身上阵,精心烹制了两道小菜,卖相精致,味道呢,小迷给打了九十九分,留一分做日后上升空间。
 
    “嗯!以后去做灵食师绝对可以的……”
 
    小迷轻声嘀咕着。
 
    赵无眠笑笑,假装没听到她这句后缀,做灵食师也可以啊,只给她一个人做就对了。
 
    一顿丰盛的庆贺宴,小迷吃得眉开眼笑,宾主尽欢。确切地说,没有宾,都是主人。
 
    赵无眠本就是个揣摩人心的高手,加之心思又全在她身上,全心全意的哄她高兴,挟菜倒酒,小意殷勤,比小迷这个主人还热情体贴,看上去分不出有主与客,倒像是小儿女一双人,你敬我,我敬你。
 
    人逢喜事精神爽,小迷去掉了长年悬在头顶的利剑,感觉自打来了星月大陆后,头一回感到空气是自由而清新的,再加上满眼的美食,没有赵无眠的逗趣下菜,也能乐得开怀。
 
    看赵无眠的架势,小迷以为他会在此盘恒一天,没想到用完餐,他竟是连茶都没喝,就要告辞了,小迷纳闷,几时他连喝茶的时间都没有了?
 
    “……不是我没时间喝茶,”
 
    赵无眠探身凑过去悄声在小迷耳边说道:“秀姨心里要急着火了……再说,我也要回去复命啊,明天再来看你,乖……”
 
    哪个是舍不得你走来的……
 
    这家伙怎么讲话呢!小迷觉得他说得不对,但要反驳又有点小题大做,因为他并没有把舍不得的意思直白地讲出来,只是语气间带调笑,再加上他那好声好气的做派,就成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错觉。
 
    “好走不送!”
 
    乖个头啊!小迷不是第一次听他讲这个字,他是越说越显道行,一个单字也回回说得荡气回肠余韵袅袅,眼见着入耳杀伤力越来越高,她早已不能如初时那般无动于衷,纵使故意板着脸面无表情,内心的波动却越来越明显。
 
    几次抗议,偏偏那人答应得好好的,就是好生应允坚决不从,照样说得欢实顺溜。
 
    “明天不用来了!”
 
    被这个字击得心生羞恼的小迷,对着他的背影,硬邦邦甩过几个字,真的,别来了,她要居安思危,闭关修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恕不待客!
 
    “别气,明天带礼物给你。”
 
    听到她小孩子般堵气的话,赵无眠原本就美妙的心情愈发好得不得了,小迷以往总是疏离有余,亲近不足,如今这般愈是不假辞色,粗声大气的,愈发表明她在他面前已经摘下面具,真性情相处且还日渐亲昵。
 
    赵无眠并无受虐倾向,却也对她的不客气心生欢喜,天知道他花费了多少心力与时间,才得来今天她俏生生活泼泼的羞恼使小性子?
 
    “不要……”
 
    小迷张嘴,拒绝的话尚未讲完,眼前的人影已消失不见……跑得倒是快!小迷悻悻然,他要走就走,哪个生气了?说得好像小情侣吵架似的,还带礼物!
 
    越想越觉得别扭,心底那一点小小的不自在,有逐渐扩散的趋势……
 
    ……
 
    “小迷!”
 
    秀姨等急了,憋了一肚子话想问,当着赵无眠的面又不方便讲,她以为要等到晚上呢!幸好赵世子最是知情识趣,早早离开,给她和小迷腾地儿。
 
    “这家伙!倒是自觉!”
 
    小迷看着眼巴巴等自己解答的秀姨,这才领会到赵无眠早走的真正原因,不是为了回府复命,而是善解人意主动退场的。
 
    协议解除了,她与秀姨自然要好好谈谈,商量一下未来的事情……噢,或者在赵无眠心里,还有前辈,她要与前辈传讯联系,他在此处不方便。
 
    “小迷,那个协议真的解除了?”
 
    赵无眠来了之后,秀姨就去了厨房,并不知晓详情。虽然吃饭的时候,小迷与赵无眠并未瞒着庆祝的由头,秀姨也听了几耳朵,但具体的详情却一无所知,一知半解,愈发尤如猫爪挠心,忍得辛苦。
 
    但再着急,秀姨也是谨守本份,断不会当着赵无眠的面直接询问,反正小迷回头必会告诉她的,只是早晚知晓而已。
 
    这是真的吧?小迷心心念念的事儿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平平常常的,不见半分烟火,听到这个消息,她总觉得跟做梦似的……
 
    早些时候小迷还经常在她耳边坚定地说着自己的计划,而她虽认真听从且忠心耿耿完成小迷交代的任务,内心里却不抱成功的可能,而且排除对小迷的无条件忠诚与服从,她个人是不赞成解约的——小迷总归是要嫁人的,有齐国公府庇护,有赵世子礼遇,嫁给赵氏子弟并无不可,要知道赵氏乃豪门世族,门槛高得很,他家的优秀子弟任小迷挑选,已经是极好的条件了!
 
    凭心而论,没有主人的消息,单靠一个她,没有觉醒血脉的小迷是不机会嫁入齐国公府所出的赵氏的!
 
    可是,小迷不愧是主人的女儿,没有觉醒照样能绘制灵符走出一条另类修炼路!
 
    秀姨知道小迷还有秘密,那又如何呢?她从来不会多问,小迷愿意说,她就听着,小迷不能说的,她自然不应该打探。连好奇心都不会起的。
 
    后来,小迷绘的灵符等阶越来越高,相反的,她说起协议的时候却少了,只一门心思地研究符图,绘制灵符。
 
    那个时候,秀姨就想,小迷能做到的……终有一天,小迷会一飞冲天的,齐国公府也挡不住她翱翔的
    “……怎么傻了?”
 
    赵无眠见她微张着小嘴,一脸的懵然,不由好笑,修长如玉的手指伸出,轻轻刮了刮小迷小巧的鼻尖,“很意外?”
 
    嗯!是意外!
 
    小迷点头,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以为不会这么快……”
 
    也没想到会这么简单……拼尽全力追求了许久的目标,终于要实现的那一刻,伴随着激动喜悦的,还会有浅浅淡淡的怅然若失——达到了目的,意味着失去了一个目标。
 
    登临顶峰时不单有一览众山小的豪气万千,还会有一点点难以言喻的失落,直到目光中出现下一座等待攀登的高峰为止。
 
    “快吗?”
 
    赵无眠面露踌躇,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本正经,宛若真正有些为难,“不然你再等等,精心挑选一个黄道吉日?”
 
    “讨厌!”
 
    小迷白了他一眼,自然知晓他是在开玩笑的,但被这样一插诨打科,她那些小情绪倒都没有了,兴致勃勃地拍了拍他的胳膊,催促道,“赶紧的,今天就是好日子,眼下就是吉时吉刻,你别想磨蹭!”
 
    (……呐,这话乍一听没别的意思,仔细品味,似乎,有点用词不当,听着不像是要解除协议,但像是要押着去干嘛似的……)
 
    “你准备好了?不需要沐浴更衣焚香告天地?”
 
    赵无眠依旧没个正形儿,唇角微启,玩味一笑,他才不会告诉小迷,她急吼吼催促他的这些话听起来太入耳了,相关意思的,他要再多听几声。
 
    “扯什么呢,你以为是拜堂成亲啊?还沐浴更衣焚香告天地?”
 
    嘲笑的话冲口而出,搞什么,当初签得时候也没这么多事事儿!呃,好像是有个什么他说的环节的?
 
    “不告天地怎么解?”
 
    等着小迷跳坑的赵世子笑得真诚又无辜,笑眯眯又有些无奈地看着她,眼里如洒了碎钻般璀璨,闪烁的不知是笑意还是深情,带了几分醉人的诱惑,那神情仿佛是对着不讲道理的小孩子,无限的温柔无限的宠溺。
 
    ……这人忒坏了!
 
    明明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还故意曲解!
 
    小迷拿眼刀子狠狠剜了赵无眠几下,她怀疑赵无眠是故意的,故意戏弄她还顺便占点口头便宜……有心要怼他几句,那人笑得又忒无辜,好像的确是有一说一,并无他意,都是她自己想728彩票平台多了,理解过度。
 
    算了,她大人大量不予他计较,漫说他最多算是调笑几句,当不得是调戏,以前他更恶劣的话都信口拈来说过不知凡几,自己都能一笑过之,以如今的交情,更没必要计较。
 
    “少废话,赶紧!”
 
    不客气地脆声清叱,因为掺了几分羞恼,听起来倒似有些外强中干,多了些许撒娇的意味。
 
    “遵命!”
 
    赵无眠就喜欢看小迷在他面前鲜活飞扬的小模样,哪怕是低声嗔怒也笑眯眯地照单全收,很是受用,总觉得将她原先或疏离冷漠或客气冰冷的面具摘下来,养成今天嬉笑怒骂不拘性子的模样是值得庆贺的一件大事。
 
    哪怕听到的是骂声,他也愿意——因为小迷在自己面前的真性情流露。
 
    不是为了恶趣味。
 
    赵世子虽没有将小迷惯得飞扬跋扈除了自己谁也受不了的险恶用心,却也总是会在有意无意地纵容引导着她的小脾气,时不时地逗弄她,只为让她在自己面前展现出真正的自我。而小迷在这种有意识地纵容下,果然是越来越放得开,与他的距离感也日渐缩小。
 
    开玩笑的尺度与分寸,赵无眠素来拿捏得恰如其分,每每都会在小迷能接受的临界点处见好就收,既能逼出她的真性情,又不会真惹恼了翻脸。
 
    “准备!”
 
    赵无眠手指微动,将那张协议符纸甩到空中,悬浮在身前头顶上的虚空。小迷听到他的声音,面色肃然,正抬起双手欲和掌于胸前,却觉得身体情不自禁地将前倾去,正要掌心相对合拢的双手改变方向,变成了掌心向前。
 
    一双大掌迎上,与她的手掌心相贴,小迷迅速感受到他掌心的温暖与干燥。额头上也传来暖暖而坚实的触感,一股熟悉好闻属于男人的味道瞬间传入鼻息间……
 
    不用眼睛看,小迷也知道贴上来的是赵无眠,自己现在与他是:双手掌心相对,额头亲密相抵,身体亦相隔不过数寸,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与体温……
 
    眼角余光里,两人襟袖时触时分,最终相缠于一处……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新仪式
 
    “……!”
 
    小迷抬眼,猛然发现赵无眠的脸就在自己的眼前,距离非常近,近得她能看清楚他白皙的肌肤细腻得看不到毛孔,能看到他的眼睫毛浓密乌黑还微微的卷翘着,整齐有序地排成一把小刷子……
 
    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因为离得太近,愈发显得深遂幽远,里面碎星点点,似满满一贮温暖的春水又似一片深不可测的洋面,澎湃着惊心动魄的浓烈情感,须臾却平静如月下秋湖,728彩票平台高远凝寂,刹那复如春潮绵绵,涛浪相连柔意缠绵不绝,散发着难言的吸引力,无言地诱人靠近、再靠近……
 
    小迷微微失神,脑子里一片空白,只顾着提醒自己不要被这厮诱惑了,恍惚间倒将自己方才要问的事情忘记了……
 
    她要问什么来着?好像这解约的程序与上次签约时不一样……不需要这样吧,她记得是要告天地不错,但不需要贴这般近吧,握手的流程是有的……
 
    “……相信我。”
 
    赵无眠自然不会错过小迷先前眼中的疑惑,见她只是瞪大了眼睛失神般地看着自己,疑惑渐渐换为迷恋……不管是不是迷恋,反正赵世子认定就是迷恋!
 
    心中暗喜,又一次庆幸自己有美色有颜值,长了双好眼睛,能诱得小迷对自己发呆……不以为囿,而引以为荣,不管是皮囊还是内涵,左右都是他自己,哪个有用就发挥哪方面的特长。
 
    哦……
 
    小迷呆呆地点点头,随即清醒过来,晕!特么的她居然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犯花痴了!不可饶恕!
 
    赶紧擦干口水,回归正传,小迷想要开口,相信他是没问题的,然后呢?跟着做?
 
    可是面对这张近在咫尺,额头相抵,几欲她贴面的俊脸,她的脑中冒出的念头居然!自己讲话会不会喷口水!她现在心情如此的激动,会不会兴奋之下口沫横飞呢?
 
    哎呀,今天有没有吃过气味强烈的食物,嘴巴里会不会有异味?靠得这么近,要是自己一张嘴味道清奇特别,岂不是太尴尬了?
 
    解个协义而已,有,有必要做出这么奇怪的姿势吗?
 
    小迷有心抗议,但见赵无眠的神色却是极为认真的,态度温和却郑重其事,令人信服,仿佛先前那些油嘴滑舌的玩笑全是错觉。
 
    好吧,小迷承认,对于用了诚信符的协议到底怎么解,她虽有所了解,书上说得简单,双方皆为自愿,当面现场起誓,解除协议就可以,但毕竟没有真正操作过,看赵无眠似乎很懂的样子,还是乖乖听他的安排。
 
    小迷隐约觉得这样的姿势是有问题的,握手或击掌是有的,之前签协议的时候她与赵无眠有过击掌的动作……
 
    对掌心或许还有一两分可能……话说,掌心相对不是传说中解毒运功的经典手势吗?小迷窃以为这个或许是有的,对掌心是击掌动作的超长延时版,或许慢镜头定格是需要的?
 
    小迷倒没怀疑赵无眠是趁机揩油,他若是想握她的手,有的是光明正大的理由,没必要暗搓搓地在这时候搞鬼。
 
    可是,这个抵额头算几个意思?
 
    也是必须要有的?
 
    若她是个男人呢?若是两个男人……也要这样?
 
    小迷的脑中自行补充了画面,赵无眠与一个男人这样额头相抵,呃,对方还有一个庞大高耸的酒糟鼻子,鼻尖正抵在赵无眠秀挺的鼻子上……呼吸时鼻孔张大,能看到黑黑的鼻毛……噢!卖糕的!画面太美,辣得要掉眼泪……
 
    噢,这还是最糟糕的,那人有着肥厚的嘴唇,一张嘴,森森的黄牙几乎要包上赵无眠的红唇……
 
    小迷狠狠一闭眼——完!她的心态出问题了!为毛没脑补出一个与赵无眠风格迥异但颜值不相上下的俊男,配成养眼的耽美攻受配对?
 
    那样多有美感?为毛整个猥琐男啊!
 
    这身份代入的!莫非在她心里,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丑八怪,与赵无眠的颜值相差十万八千里?
 
    明明她现在已然貌美如花,绝色倾城国了呀!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